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献平:生物教育互动平台

☆关注专业成长,聚焦学科热点

 
 
 

日志

 
 

翟晋玉:教师如何真正站立起来(讨论)  

2014-09-12 22:05:39|  分类: 网上百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教师如何真正站立起来——兼答茅卫东和其他批评者作者:翟晋
 

 



翟晋玉

 

9月9日,我在一些QQ群里发了一篇《教师“立”则中国“立”——致全国教师的一封信》,很多网友转载或评论,大多表示肯定和赞赏,也有一些朋友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老朋友也是我的前同事茅卫东写了一篇文章《我的站立不需要得到别人许可——也谈教师的“立”》,文中写到:

“……一个已经“立”起来的人是不愿意别人郑重其事地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中国的未来!”更不能够接受有人温柔地摸着他的头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他对他说:“我会一直关注你。”

……

文中认为,《让教师“立”起来》的“让”是一个不应该使用的专制性词语。

一个“让”字,已经暴露天机。在毛泽东那里,人民监督政府的权力,是政府赋予人民的;人人承担的责任,同样是政府分配的。……今天“让”你说话,你不开口就是心里有鬼;明天“让”你闭嘴,你要说话就是反动。

……

在热议“三十而立”(今年是第三十个教师节)的时候,还有人写下“‘让’教师‘立’起来”这种话,我觉得非常遗憾。

谢谢茅兄和各位师友坦诚的批评。我完全赞成茅兄文章的标题,我的站立不需要得到别人许可。我想这里的站立主要是从精神上说的,精神之“立”是自己的事情,无人可以替代,就像无人能替你痛苦替你幸福一样。教师的精神之“立”当然不需要任何外界的认可,如果一个人的“立”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这样的“立”肯定不是真正的“立”。

至于你批评的“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中国的未来!”“我会一直关注你”之类的语言和“让”这个词,我并不认为是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和专制词汇。美国和欧洲的媒体上类似这样的话和词语很常见,民众也并不认为有何不妥。“让”这个词就像英语里的“Let”一样,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词语,它是一个如此常用的词,很难避免使用。很多反对专制的启蒙思想家包括《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者杰斐逊都在用。如果不用这个词,恐怕很多文章都没法写,很多日常对话也都无法完成。汉语也一样,谁敢说自己能完全不用“让”这个词呢?

“让”这个词本身并无问题。“让”在汉语里有很多含义,这里的意思是“使……发生”,就像平常说“让孩子上学”“让孩子吃饭”“让世界充满爱”等等一样,本身并没有任何意识形态色彩。如果不用这个词,换做用“请”或其他词语,除了语气略有不同外并无任何实质性差别。如果“让”是专制词汇,那么“请”又有何不同?我们大概都知道“请君入瓮”、“请大家鼓掌”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请”我们也不能用呢?

其实很多时候不是语言的问题,关键在于不同语境下对其如何理解。“让”在不同语境下有很多意思,即使中国语境也有很多种,不同的语境有不同的意思,并非都是专制语境。理解一句话或一些词语,需要从言说者的整体语境来理解,才能接近作者原意。

茅兄,我相信我们的基本思想和立场是一样的,我和你一样痛恨专制愚民,我个人也经常在网上对其进行揭露和批评,虽然不像你做得那么多。然而,在目前的国情下,作为大陆官方媒体,除了呼吁政府和社会给予教师更好的条件和更多的空间,尽力为教师争取更好的环境,鼓励和帮助更多的教师站立起来以外,还能做什么?

当然你可以说,教师不需要这些,凭自己就可以站立起来。

从理论上和理想上来说的确是这样。但是,在当前现实的中国,并不是所有教师都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来让自己站立起来。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种这一点。为教师争取更好的条件和空间,包括思想和智力支持,有助于更多教师“立”起来。不仅仅是精神上的“立”,还有物质和专业上的“立”。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教师之“立”离不开外部环境的支持:需要政府和社会营造尊师重教的氛围,需要法律和制度的设计,需要有合理收入和物质保障,需要专业上的智力支持……

当然,从根本上说,教师之“立”,特别是精神上的“立”,更需要教师自身的努力。人有七尺之躯,端赖精神以立。“人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一个人只有具备独立思考特别是批判性思维能力,才能在思想和精神上真正“立”起来。作为教师需要对自己的职业和教育有深入而清晰的认识和理解,需要有勇气在一切事情上运用自己的理性做出判断,像笛卡尔那样怀疑一切,把以往吸收的思想观念“呕吐”干净,对一切重新进行彻底的思考。这当然是不容易的,需要很大的勇气、毅力和清晰的思维能力,据我观察现实中没有多少人真正做到。但一个人只要努力去这样做,就走在了站立起来的道路上。

但仅有怀疑是立不起来的。怀疑后面还需要论证,在不确定中寻找确定。即使是不可知论和怀疑论者其实也相信了某些确定性,否则他就没法吃饭,没法活下去。批判性思维需要“大胆质疑,谨慎断言”,这不是一种无端怀疑,而是要从完整而具体的材料中进行分析论证,抽象的、标签式的、断章取义式的道德式批判是无法接近事实的。很多人没有认真倾听和思考别人完整的话就轻下判断,甚至上纲上线,谓以“献媚”、“洗脑”、“奴化”等等(不是说茅兄)。千百年来特别是经过文革,这种思维方式已在潜移默化中深入中国人的骨髓和血液,令人习焉不察。很多激烈批评文革的人其实仍然是文革式思维。这何尝不是一种“被洗脑”和“奴化”呢?

特别是对于心怀道德理想的知识分子,道德上的优越感常常成为隐而不察的潜意识心理,每每以道德为据点和旗帜对别人轻下论断。这种没有确实根据的道德式批判除了强化自己条件反射式的心理反应机制以外(其实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对于理解别人和追求真理毫无益处。健全的判断是一切道德的基础,缺乏健全判断力的道德式批判其实离真正的道德最远。令人担心的是,这种思维模式目前中国仍然占大多数,在我看来,以当前中国人普遍的道德水准和思维能力,如果形势突变,再来一场文革,并非不可能。

我想起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罗伯斯皮尔的悲剧,为了建立一个道德的理想国,在人间建立理性的宗教,仅仅因为一些思想上的分歧,他将自己原来志同道合并肩奋战的朋友一个个送上断头台,并在全国制造了人人自危的红色恐怖。最后他自己同样也被送上了断头台。苏联和中国都深受法国大革命的不良影响。罗伯斯皮尔自认为是一个道德纯洁的人,某种意义上的确是,但这种道德是一种狭隘的道德。通向地狱的道路往往由“善意”铺成。道德如果没有爱与理性支撑,这种道德就会变得可怕。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真正爱真理的人必然更加开放,更能理解和爱别人,但很多以为自己找到真理的人却会增加我执和怨恨。所以,让自己的心时时保持敞开和觉察十分重要。君子和而不同。我相信,真诚的自由的讨论有助于接近事实和真理,也会加深朋友之间的情谊。成长需要保持开放和理性的态度,不同意见的人往往是我们人生道路上的良师益友。批判性思维的基础是同情的理解,真诚的讨论不是为了压倒对方,而是为了寻求真理,完善我们的理性和思想。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