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献平:生物教育互动平台

☆关注专业成长,聚焦学科热点

 
 
 

日志

 
 

林祖荣关于“课堂对话”的回复  

2014-05-15 07:58:50|  分类: 互动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仅仅一笑又何妨
                                         作者:猫眼看世


    L老师告诉我,内质网互动平台在讨论的一个貌似我博文中记录的课堂笑话,前去逛了一圈,发现果然是来自刘本举老师转我的一篇博文《课堂小幽默》 中的一个片段。


       躺下啦!


    为了说明减数分裂时同源染色体的行为变化,我给学生打比方:同源染色体的联会就相当于一对恋爱的男女进行约会,四分体就相当于他们手拉着手在跳舞,互换就相当于他们交换了礼物。


    然后我让学生仔细看挂图,希望学生能观察到同源染色体的分开,就问:互换后它们怎么啦?


    甲学生:老师,他们躺下啦.


    全体学生:(狂笑不止)


    甲学生:(一脸认真地指着图)老师,他们是躺下啦啊!


    继续狂笑。五分钟无法讲课。


    仔细观察,可不是嘛,联会时画的染色体是竖着的,同源染色体分开时是横着画的,当然是“躺”着的啦。


    这个片段来自于真实的课堂。当然,我将它作为博文记录的时候带有点调侃与夸张的成分,用了诸如“狂笑不止”“五分钟无法讲课”等夸张的说法。


    至今依然记得那个甲学生,我的生物课代表。他乌黑的脸庞时常既带着坏坏的笑,又带着憨厚的笑。我眼前可以清晰的呈现出他当时与我对话的神情与语气,那绝对是一脸的一本正经与天真无邪,但透过这正经与天真,又似乎让人看到他的诡谲,这才是构成笑的效果情境。


    打这个比方当然不是为了获取笑料的。但由于学生意料之外的回答,起到了笑的效果。我已记不得当时是如何处理这个生成,但我肯定不会将其提升到引导学生如何正确对待恋爱上去。许多时候,课堂中的某些笑料,它就是轻松一刻。我想我的处理很可能会是顺着他的路子继续调侃一番。


    作为一个教育者时刻记得自己的教育职能,这并没有错,但我们是否有必要将每一句话,每个行为都上升到高大上的显性教育?很多时候正是因为我们的教育痕迹太重,让人一听就知道你是在“教育”,从而让人自觉不自觉地产生一种防卫甚至是逆反的心理;或者是在这种长期高尚的“教育”下,学生要么走向虚假与违心。


    我希望自己能与学生处于平等的位置,课堂内外都能有点放松的平等的交流甚至是调侃玩笑与贫嘴。我现在教的班,上课时他们时常就会冒出:讲个笑话吧!时常我也就真讲个“笑话”,不过,有时候他们一个都不笑。于是我说“看看你们这些家伙,一点幽默的细胞都没有”!于是他们开始哈哈大笑,笑的那么假。假笑之后才是真的笑,那是开心的笑。但有时候你给他们讲了个一点不好笑的“笑话”,他们也假着哈哈大笑,我说“真幼稚,这种笑话也能笑得起来!”于是,他们继续笑!某次,布老虎与佛手李说他们都在班里讲了个笑话,“笑果”非常好,是关于酒桶里的“酒”浅下去与满起来的笑话。他们说,你去班里也试试,看他们笑不笑。于是某日某课学生又嚷着讲个笑话的时候,我就讲了这个笑话,结果我发现我上当了。我还没讲完,他们就把笑点给揭穿了,看来笑不起来了,于是我说:“默契点好不好?你明明知道答案,也得假装不知道,然而再哈哈大笑嘛。”于是学生先一两声“哈-哈”,接着就是大家“哈……”大笑起来。


    课堂中有时候的笑来自于学生的“捣蛋”。比如,我问学生:动物有神经调节、体液调节、免疫调节,那植物的生命活动靠什么呢?学生答:神经调节!我问:植物有什么神经?生答:植物性神经!于是我回击他:我看你是植物性神经紊乱了!今日讲转基因,说到载体,我打比方:“你把我比成是目的基因,我在师大实验中学,如果师大附要请我去上课,那师大附就是受体。我去师大附,尽管看起来很善良绝对好人的样子,但他们的门卫依然不会让我进去。所以他们得找个人带我进去。比如,张超媳妇在师大附,可以让她带我进去。张超媳妇就是载体的角色。”这时,学生问:“那你们是什么关系?”众生笑。我说:“张超是我徒弟,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哦,父子关系!”学生答。


    这些不着调的回答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一笑过后继续学习,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如果不出格,我也从不会想着用什么高尚的语言来“教育”他们。 课堂中有趣的事情每天都会发生,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让我们的每一句话都赋予“教育”的功能,一些趣事的调侃,如果能使课堂变得轻松,也使得师生关系更融洽,它的价值已就得到了体现。如果非要提升它的教育意义实在过于牵强,至少我不喜欢。


    现在的学生视野那么广,靠着老师高尚的苍白的语言有时候其效果是适得其反的。对于他们的教育更多应该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讨论地址:






无意间看到刘本举老师在网上发布的一个课堂笑话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