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献平:生物教育互动平台

☆关注专业成长,聚焦学科热点

 
 
 

日志

 
 

【转载】破解“模式崇拜”情结   

2013-04-06 09:46:34|  分类: 网上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破解“模式崇拜”情结


■河南   常作印


 2011年第4期 教师博览原创版 视点


现在是百“模”争鸣、百“模”齐放的时代,各种各样的教学模式粉墨登场,数不胜数,如旋风般把原本应该和风细雨的基础教育课堂吹得纷纷扬扬。据有好事者统计,自“模式”舶来以后,我国各学段、各学科、各地区总计已有不下千种模式见诸各种级别的文献,其数量远远超过了美国的二十多种。近年来,一些“模式创立者”的学校整天门庭若市,全国各地的学校纷纷前来学习,回去后推广;一些没有自己模式的学校急于推广所谓先进的模式,或急于自立门户创立自己的模式。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当下基础教育的怪象。


教育没有神话!可是我们有些同仁还就相信有神话。像山东和江苏的一些新名校,大家都趋之若鹜,媒体也连篇累牍地报道,让人感觉好像回到“大跃进”时代,又开始搞“计划经济”的大一统了。


一个校长说:“我们学校是县里最好的小学,教育局要求我们学校尽快创立一种教学模式,好让其他学校来学习推广。”可怕的是,这不是个别现象,在一些地方,整个学校、整个区、整个市都推行某一种教学模式,且这种旋风有越刮越猛之势。


模式本身无错,但笔者认为,模式只是参照,模式永远在变,模式只需最适合的,模式并非唯一。但如果把模式当作了所有的依托和希望,对模式的崇拜情结不断,那么,我们的教学必将被模式化,我们的教育将面临新的危险境地,无论是教育还是其他行业,无不如此。


为什么那么多地方和学校有“模式崇拜”情结呢?分析起来,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


第一,建构的简单。模式建构是教学研究中的短平快项目,起点低、成本低、条件要求低,校校可以上马。一些地方和学校建构一种新教学模式的基本步骤往往是这样的:先找几种教育理论作为依据,再从新课改文件中找几个时髦的名词,参考当今走红的名校教学模式,依葫芦画瓢,搞几个环节,起一个不错的名字,一种模式就这样诞生了。这样建构起来的模式一旦推广是非常可怕的,它会使教师的教研能力严重弱化,养成思维的惰性,人为把教学简单化,因为现成的模式就在那里,不需要动脑子,永久实用就行了。教师的学习能力、教研能力就在这种“模式化”背景下被一点点地磨灭了。


第二,教育的浮躁。因为学校不是真空,它就处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自然也就变得浮躁。于是,一些地方和学校只看重能迅速带来效益的模式和分数,“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古训统统被抛到脑后,“模式崇拜”持续发烧也就不足为奇了。当下的很多教学模式都是以课改之名而来的:声称真正找到了课改的方向,把一种教学模式推广到所有学科。其实这些是与课改精神背道而驰的,是适应了应试环境的知识本位的教学模式,无非是凯洛夫“五环节教学法”披上新课改外衣的翻版和变种。很多模式只是在“怎么教”的问题上细化操作步骤,没有从“课程”的角度、从学生终身发展的角度考虑问题。我始终认为一项充满创造性的活动,不存在“以不变应万变”的“灵丹妙药”,也根本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教学应该因人、因事、因时、因地而异,怎么能用一种“模式”去应付千变万化的课堂呢?著名语文教育专家于漪在2009年底的一次教育会议上曾痛心疾首地说:“大家用一个模式,会出现什么状况呢?标准化的教师。教师标准化就无法张扬个性,个人的才华和潜能自然也就显示不出来。我们很多中青年教师很有才华,但是被框住了,潜能出不来。因为一个模式定型了以后,就是死水一潭了。”对于那些急于创建和推广模式的校长,我想说:请问苏霍姆林斯基的教学模式是什么?杜威的教学模式是什么?孔子的教学模式是什么?陶行知的教学模式是什么?请问哈佛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等,这些世界上一流的名校有统一的教学模式吗?请问当年苏霍姆林斯基的巴甫雷什中学有统一的教学模式吗?请问当年蔡元培执掌的北大有统一的教学模式吗?请问陶行知的晓庄学校有统一的教学模式吗?真正的名校、真正的教育家都倡导“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决不搞某种模式的统一和推广,因为任何模式的推广都伴随着“思想专制”、“学术霸权”和“个人威权”,都是对教师教书育人自主权的公然伤害,都是对教师教学个性的公然剥夺,都是把教师当作思想奴隶的典型表现,都是对现行教育法律的公然践踏。


第三,利益的驱动。“模式崇拜”只不过是利益崇拜的一种具体表现而已。崇拜导致迷信,迷信导致辨别力和思考力的丧失。当前之所以这样那样的“教学模式”层出不穷,与一些领导的攀比心理、从众心理和政绩心理密不可分:既然人家运用这种“模式”成为名校,那我们也要学习运用这种“模式”,不管这种“模式”是否适合本地、本学校;既然人家有自己的“教学模式”,那我们也一要弄出一个自己的“教学模式”来,不管这种“教学模式”是否科学。一旦有这种攀比和从众心理,“模式崇拜”就有了肥沃的土壤和养料。这种不切实际地复制拷贝或盲目生造“教学模式”的做法,是典型的教条主义。教育和课堂应该是沉下心来研究的,不能搞“运动”。一些领导常常以教师素质低下为借口,进行某种模式的政治运动式的推广,这本身就是悖论。思想是解放出来,而不是专制出来的。建国之后,我们在全国推广的“人民公社”模式,历史证明,那是人类的一场闹剧和灾难。改革开放初期,农民的积极性之所以比较高,不就是解放了农民的手脚和思想吗?“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才是我们追求的方向。所以,越是教师“素质低下”,越应该解放教师。


第四,媒体的误导。在“模式化”盛行的教育背景中,一些媒体无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帮凶角色。一些媒体为了自身的利益,不断地制造名校的模式神话,把他们的“模式”都包装成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好像只要复制拷贝过来,教学质量马上就上来了。这恰恰给不愿深入思考和艰苦实践的脑残管理者提供了邯郸学步、东施效颦的机会。但大多数复制拷贝者却画虎类犬,适得其反。许多人学习名校时忽视了一点:形式虽可以模仿,但背后的思想文化却无法复制。这就是那么多地方都学洋思、学杜郎口而却没有一个成功的原因。教育是不可复制的,关键在“用心”。打个比方,模式都是媒体包装的名校“画皮”。前几年,我的几个朋友到洋思参观学习,发现洋思的课堂并不是媒体宣传的那样“老师讲课不准超过10分钟”等等,问洋思的老师,他们说:“那只是媒体的宣传而已!”于是我的朋友回来后大发感慨:“我们的一些学校学洋思,结果搞得比洋思还像洋思!”还是于漪老师说得好:“如果我们总是跟在人家后面走,那是永远不能超越的。什么叫超越?要赶上人家,超越人家,就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有自己独特的认识与做法。”


不同课型、不同条件下的教学模式,可能其呈现方式不尽相同,但最终都是殊途同归,异曲同工。另一方面,新课程背景下教学模式的建立又要防止矫枉过正,出现模式化。因为模式化意味着千篇一律,一成不变,意味着机械化和僵硬化,意味着工业化大批量的生产,表现为对流行的教学模式生搬硬套,机械模仿。教育过程应该是千变万化的,学生接受的情况也是变幻莫测的,任何教育方法也应该是随机应变的,寄希望于用一种教育模式来对学生进行完整的教育,显然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愿望。就像李镇西老师说的一样,不要重复别人,也不要重复自己,这样就好!


不同的文本有不同的教法,不同的教师有不同的个性,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教育对象。怎么可能用一个模式来套呢?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世上也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从教育的本真上来讲,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节课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班级都是独一无二的,同样,每一所学校也都是独一无二的。真正意义上的理想课堂应该是一师一模、一课一模。很多人忽视了一点,即个性化也是教学模式最重要的特点之一。


这个世界变化的节奏让人眼花缭乱,“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当我们目睹周围的一切都在发生巨变时,我们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一直固守一种教学模式肯定是死路一条。“教育是一门科学,科学的价值在于求真;教育是一门艺术,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这是很多老师都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求真与创新,是每一位教育工作者毕生所应追求的。教学不仅仅是技术,更是一种艺术。教学在任何时候都要在遵循必要技术的同时超越技术。真正的艺术拒绝模仿,真正的艺术呼唤教师的个性。一个事物、一个行动的方略一旦成为了技术和模式,就可能意味着我们思维的停滞。教师要保持思维的活跃,心灵的舒展,让“生命在场”,在任何时候都要对技术化、模式化有适当的警惕。我们呼唤中国教育“后教学模式时代”的来临! 


我比较欣赏刘铁芳教授的一段话:


“我们在努力追求教育的一种模式或者提炼出成功的经验并把它上升到一种模式化的理念的高度时候,怎么样保持模式的开放性这就成了后模式化时代需要我们思考的问题。第一,我们对待教学模式要有两种态度:作为研究者在探究的过程中怎样保持模式的开放性并不断丰富。在应用模式的时候应避免对模式的过度依赖,同时在应用模式的时候进行适度的变通。第二,教学模式也好培训模式也好应该对不同的教师有不同的对待。对于年轻教师应该突出模式的引领作用。对于那些经验比较丰富的教师,要鼓励他们超越模式,不要依赖模式,他们应该有更高的教育教学追求。第三,对不同学段的教师也要分层对待。小学阶段教师在强调艺术性的同时要增强必要的技术性。中学阶段教师需要更富理性的教学艺术,但要多一些生命的关怀,多一些人文的想象。”


“模式崇拜”造成“模式”被“全能化”,“全能化”的结局只能让模式被“妖魔化”。 一位优秀的老师说:“现在我就不能听到模式两个字,一听就浑身不舒服!因为我们快被一任又一任的校长推广的模式折腾疯了!”哎!如果真是这样,我倒要说,模式被“妖魔化”得还不够!现在“模式”一词有点像当年的“运动”一词,当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让很多人胆战心惊时,“运动”一词不被妖魔化才是不正常的表现!“文革”结束之后,当邓公郑重宣布“不搞运动”时,人民无不拍手称快!因为大家被“运动”折腾怕了!现在中国的各级学校的老师,被强制推广的一种又一种模式也折腾怕了!2011年,我期望中国有校长能像当年的邓公那样站出来,公然宣称:“我们不搞模式!”但不知中国有几个校长有这样的胆识!


总之,“模式崇拜”造成课堂教学研究的学究风气,干扰了真正有价值的研究和教师的专业成长,挤占、耗损了教育研究的财力和资源,助长了教研领域弄虚作假的腐败风气。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